当前位置
首页  > 优发娱乐  > 娱乐  > 正文

中国版《追捕》回归动作题材 吴宇森乐在其中

发布时间:2017-12-05 09:12 | 来源:北京日报

字体大小:  

《追捕》剧照。

吴宇森

出行需坐轮椅,坐下来得用小枕头垫着腰,因为迎风流泪,还得不时拿出手帕擦拭眼睛。很难想象,这位71岁的高龄导演还在拍片。距离上一部动作片《记忆裂痕》已经14年之久,吴宇森终于回归了他最擅长的动作题材,拿出最新作品——中国版《追捕》。该片由张涵予、福山雅治、戚薇、河智苑等中日韩三国演员出演,将于本周五上映。吴氏风格里让人如数家珍的双雄、白鸽、枪战等桥段都会出现,这一次更加幽默。

  回归动作题材

  “我还提得动枪”

接到寰亚影业邀请执导《追捕》时,吴宇森在惊讶之余,还有点激动。尽管当年内地的“《追捕》热”并未烧至香港,但该片的灵魂人物高仓健,却一直是吴宇森“全世界最喜欢的演员之一”。用一部电影向高仓健致敬,成为吴宇森无法拒绝新版《追捕》的原因。

由于只拿到原著小说《涉过愤怒的河》版权,没有拿到日版影片《追捕》的版权,中国版《追捕》不能使用任何日版《追捕》里的原创桥段。吴宇森一直强调,这部新作不是“翻拍《追捕》”,而是“改编原著小说”。在署名上,他也坚持不使用“吴宇森作品”这样的说法,“因为是改编作品,不是完全的导演创作嘛。”但是,故事的核心“主角被冤后追查真相揭穿阴谋”依然保留,杜丘、矢村警长、真由美这些中国观众耳熟能详的名字也得到沿用。

抛开日版故事另行创作,反而给了吴宇森更灵活的发挥空间。原著小说只有一条单线叙事,通通围绕杜丘的追查展开,悬疑色彩较重,而且主要依靠人物对话推动。“我不喜欢太多对话,更希望用视听语言去讲故事。”于是,吴宇森加入自己最拿手的枪战动作元素,把这个纯推理故事变成了一个具有浓重吴氏风格的枪战犯罪片。原著里戏份并不多的矢村警长,则“上位”成为与杜丘平行的另一男主角,二人从互相敌对到惺惺相惜,再到最后并肩作战,俨然又一对吴氏电影里的双雄设定。

“十几年没拿过枪,有点寂寞。一个导演不应该离开自己的风格太久,所以这次回来放放鸽子、开开枪,重新找回刺激的感觉。”《追捕》发布会上,吴宇森有点不服老地开玩笑,“我还提得动枪。”

  新增吴氏元素

  “拍女人戏给你们看看”

1978年日版《追捕》在国内上映时,13岁的张涵予还是个叛逆的初中生。他首先被高仓健饰演的杜丘所震撼,“从心底里想成为杜丘这样顶天立地的男子汉。”上海电影译制厂给该片的配音,则吸引他走上了电影配音的道路。用张涵予的话说,无论做人还是工作,《追捕》基本上是他成长道路上的“指路明灯”。所以当他听到自己被邀请出演杜丘时,开心得“像做梦一样”。

对于张涵予版杜丘,吴宇森从未想过要他模仿高仓健,在他看来,高仓健有其独特的魅力,强行模仿只会让观众发笑。从身份到性格,吴宇森设计出一个全新的杜丘:不再是正义满怀的检察官,而是与黑暗势力有过往来的国际律师;不再是不苟言笑的黑脸硬汉,而是带有一丝浪漫情调的人。

张涵予与福山雅治组成的新双雄,则在一场比一场激烈的动作戏中完成了感情升华。拍摄地日本大阪市区河道交错,环境优美,吸引了不少游客坐船游览。吴宇森想,如果两个男主角在此发生一场水上摩托艇追逐戏,场面一定很好看。在日本骑摩托艇必须有驾照,为此,福山雅治特地去考了驾照。倒霉的是张涵予,他之前拍《湄公河行动》时开了半个月摩托艇,技术特别好,谁知因为没有驾照,无法施展,最后只得用船在前面用绳子拖着摩托艇走,张涵予还得握着把手,做出一副驾驶的样子。

教堂对决,白鸽飞出,是吴氏电影的标志性桥段。吴宇森把枪林弹雨的场面放在教堂,希望能通过圣洁的环境传递出一种悲悯感。但在《追捕》里,鸽子是放了,基调却要轻松得多:矢村警长追击杜丘到一鸽舍附近,正要开枪射击杜丘,扑腾到空中的鸽子扰乱了瞄准,矢村只得作罢。在提前点映场,观众被这群“乱入的鸽子”逗得前仰后合。

新增的两位女杀手被吴宇森看作是一大创新。原著中并没有一个明显的反派,只有一个做假药的药厂,两位英雄似乎没有什么强悍的对手。吴宇森便加入两名由药厂培养的女杀手,她们被反派用药物控制,也有一点悲情色彩。“很多人说我只会拍男人戏,那我就拍一下女人戏给你们看看。”吴宇森说。

  下部戏又回好莱坞

  “从没想过退休”

作为在全球影坛最成功的华语导演之一,吴宇森发迹于香港,在好莱坞达到事业巅峰,近年来在内地拍戏,这次《追捕》又在日本取景拍摄。对于各处拍电影的作风,他深有体会。

日本警察的佩枪只有五颗子弹,用完后就不能补充,考虑到电影也会在日本上映,就不能不遵守这一硬性规定。而在吴宇森的电影里,“子弹无限量供应”,是观众默认的“公理”。为解决这一麻烦,吴宇森便将开枪场面设计成子弹打完后,捡别人的枪来用,或者让张涵予饰演的杜丘帮助矢村警长开枪、换弹匣。片中两个人被手铐铐在一起、一齐举枪的一幕,反而被观众称赞有新意。

相较于日本拍片的严谨有计划,在香港拍电影则随性多了,一边拍戏一边写剧本是常有的事。“有个词叫‘飞纸仔’,写完一场,把剧本飞过来,那边接着就拍。”至于好莱坞,让吴宇森很不习惯的便是整个电影工业对导演权利的忽视,“我没想过,即使是一名二线明星,都会有很多权利。”

多年来辗转各地拍戏,吴宇森被问的最多的问题便是,啥时候退休。对此,他的回答和北野武、伍迪·艾伦那些“宝刀未老”的导演一样:从没想过退休,直到不能拍为止。吴宇森的下一部作品,仍是回到让他又爱又恨的好莱坞拍摄一部动作片。不用担心他的身体是否能吃得消,至少他自己还乐在其中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王逸兴
0

相关文字优发娱乐

相关视频优发娱乐

优发娱乐

优发娱乐